排气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排气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女装今年棉花价格急剧下挫 棉企热望补贴政策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9:32:15 阅读: 来源:排气阀厂家

每年的10月中旬都是棉花收购旺季,但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。

“现在夏津的棉厂没有收购棉花的,即使之前有收的,现在也暂停了。”11日,夏津亨利棉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于凤军向经济记者透露。

今年棉市与往年的一大不同是,实施多年的临时收储制度终结,取而代之的是“目标价格制”。收储制度的退出,让棉花价格回归市场,但也让很多市场主体有些措手不及。“收储制度退出之后没有了价格风向标,大家都不敢收。”于凤军表示。而棉农则抱怨,现在棉花“贵贱没人要”。

此外,信息的不透明和滞后也在伤害着市场。目标价格制已经明确对新疆棉区的补贴办法,山东棉区已经采摘七成左右,但截至目前,内地棉区如何补贴依然没有明确的说法,这也让众多棉农感到茫然。棉厂停摆

作为山东省的重要棉区,夏津县此时本应是繁忙的季节:棉农收摘完棉花后出售给棉花加工厂,棉厂加工后卖给纺织厂或者国储库。但如今,这里的棉厂却都是静悄悄的。

在夏津县棉厂集中的双庙乡,数家棉厂并排坐落在308国道的北面。11日,各家棉厂门口都空空荡荡,有些棉厂甚至大门紧锁。

在夏津县发祥棉业有限公司,厂区内一片寂静,没有任何开工的迹象。“在往年,9月10日之后就开始收棉了,但今年还没有开始。之前有些棉厂尝试着收了一些,但赔了钱,现在都停了。我们厂还没有开始收购。”发祥棉业负责人侯发祥向记者介绍说。

于凤军的亨利棉业是曾开工收购的棉厂之一。“我们收了几十吨,收购籽棉价格在3.5元/斤左右,折合皮棉价格1.5万元/吨,但我们卖给纺织厂的价格是1.4万元/吨左右,没赚钱还亏了钱,所以就暂停收购了。”于凤军介绍说。

对于大家观望的原因,于凤军分析说,“以前收购棉花对价位的判断很简单,国储棉收购价格是固定的,我们只要能保持微利就可以开工。但现在是随行就市,没有一个固定的价格,大家就更加谨慎了。”

显然,在棉花收储制度结束之后,市场参与主体对新的棉花运营机制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。而且,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收储制度结束之后,国外棉花价格持续下挫。“这也使大家不敢收,收了之后价格往下掉,就要亏本了。”于凤军说。棉农叫苦

11日下午,在双庙乡东鸭村,棉农戴萍正在地里采摘棉花。“我们家里种了6亩棉花,在村里属于种植比较多的。今年天气好,棉花长势比往年好,每亩能摘500多斤。”戴萍说。

但产量的上升并未让她高兴:“今年棉花价格太低了,往年每斤4.3元,今年掉到每斤3块多了,还有人说单价要到3块以下。”更让她不解的是,今年没人收棉:“贵贱没人要,棉花采摘都快完了,还没见人收。”

价格的下滑让棉农收益大降。“如果要掉到每斤3块多,虽然不至于赔钱,但收益肯定比种小麦、玉米少得多,而且种棉花费时费工,不划算,还不如出去打工呢。”戴萍说。

正因为不划算,当地棉区正在急剧萎缩。作为一个种棉大村,双庙乡范楼村曾远近闻名,但如今这里的棉花种植盛况已经不再。“以前全村都是种棉花的,现在也就一半种棉花,都改成种玉米、小麦了。”该村党支部书记范玉东说,“现在已经到了种小麦的季节,很多村民都将改种小麦,明年种棉花的面积要继续下降。”

夏津县棉花协会秘书长王安军介绍,作为一个传统的植棉大县,夏津县棉花种植面积曾一度高达65万亩以上,但近些年来连年下滑。尤其是2009年以来,该县棉花种植面积从60.2万亩直线降至32万亩左右。“今年,棉花种植面积还得下降。”王安军说。信息滞后

对于今年棉花价格的急剧下挫,很多棉农表示不解。“怎么一下子掉得这么厉害?”戴萍反问记者。

其实,自今年年初国家宣布终止收储制度之后,就注定今年棉花价格将剧烈下挫。因为,当时国家收储的价格高达1.98万元/吨,而国际到岸价格仅有1.4万元/吨左右;而且国储棉向市场抛售的棉花价格在1.8万元/吨,远低于其收购价格;国储棉棉花总储量达到1000万吨,面临着去库存化的巨大压力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在国家宣布不再实行收储制度,就意味着今年的棉花价格将大跌。那为何还有大量棉农种植棉花?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国家将不再收储吗?

“一般棉农都知道。但一方面,植棉是传统,像我们夏津历史上长期植棉,不是说改就能改过来的。另一方面,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。前些年棉花价格一直不高,盼望价格能往上走。”王安军分析说。

记者采访中发现,部分棉农对收储制度的终结并不知道,即使知道的大都也一知半解。戴萍就对记者说,“你说的那些不收储什么的,俺们不知道。”

记者注意到,对于国家不再收储这项对棉农影响重大的信息,虽然有媒体零星地进行过报道、预警,但并没有相关机构对棉农进行更直接有效的传达,甚至缺乏传达的途径。

信息不透明、滞后的另一个体现是,至今内地棉农还不知道在收储制度终结之后,国家对其是否有补贴、如何补贴。

在收储制度终结后,目标价格制取而代之。相关部门会确定一个目标价格,如果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,政府会对之间的差价进行补贴,这确保了棉农利益不受损失。今年确定的目标价格是去年的收储价格,即1.98万元/吨。但该项政策的执行范围局限在新疆棉区。

9月22日,国家发改委曾专门召开“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和市场调控”新闻发布会,宣布除了在新疆棉区实行目标价格制之外,也将对长江、黄河流域等内地棉区进行补贴,并表示,“(补贴的)原则国务院已经定了,怎么补、补多少将由财政部发布。”

但时至今日,棉农摘棉即将结束,对内地棉农的补贴政策依然没有出台。“我们也在打听内地棉农到底怎么补贴,但是还没有确切的消息。”王安军对记者说。

觅恋女装

女装批发网